Nutcraker

【授翻/Leario】补赎后的安宁 R 短篇已完

简介:Riario想要、需要因他的所作所为受惩罚。Leonardo接过实施惩罚的重任,希望能在疼痛中混入些许快感。

鞭子吻过皮肤的幸福的刺痛使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直到疼痛带来的意识模糊被leonardo的声音打断。
Leonardo正和妓【我不知道会不会屏蔽耶】院的老鸨争吵,无论Riario付钱与否,这都是错的。而且谁他妈知道他会不会永远带着这些伤疤,而且一家好的妓院他妈的不会把自己的客人打到半死。
“他是跟我一起来的。”Leonardo说道,他们才粗暴地解开Riario身上的镣铐。而Riario因为剧痛(也可能是还不够疼)对此毫不在意,反而享受这种痛楚。(译者:美好的痛苦?xxx)他有罪,他应该被抽到肋部全是淤伤,连呼吸都只能轻浅的份上。
他允许Leonardo把他带到艺术家自制的新家里,允许Leonardo为他清洗伤口。当盐水和药膏让他的伤口刺痛时,他为了惩罚自己,咬紧下唇,不发出一点哭喊。
“你怎么了?”Leonardo一遍又一遍问道,“你应该已经复原了。”
Leo以为他没有割开Laura Cereta(译者:第三季那位夫人)的喉咙而是放过了她就意味着他痊愈了,他所受的伤害还有他造成的伤害都痊愈了。Leo从来不懂对于Riario,一切都没这么简单。他每日被更强烈的疼痛唤醒,不断回想起他手上的鲜血与逝去的生命。为此他愿意承受一切痛苦,一次次折磨他的失去。
他时而想象如果没有亲手结果Zita的性命,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但他确实杀了她,也杀了自己的母亲。他的灵魂已经彻底破碎,以至于他不值得拥有再一次赎罪的机会。这破损的灵魂永远不能,也不值得被爱所拯救。
————————————————————————————————
Leonardo为这事十分自责,每次Riario消失在他视线范围时都会出岔子。当时,他让伯爵下了那艘船返回罗马,以为会一切太平。那手腕上凹凸不平的伤疤就是他第一次犯这个错误的证据。Riario身上那些淤伤是他试图用这种方法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而留下的。Leonardo之前还不明白,Riario渴望真诚赎罪后的痛悔。
即使Leonardo没有把他送回罗马,这补赎也会以另一种形式展现。至少现在他们又在一处了。Leonardo内心坚信,如果Riario想要,或者需要苦痛和惩罚,那他就能得到。而这件苦差不是由妓院那些冷漠,不知轻重的男妓做的。Leonardo最清楚痛苦和快感间的微弱界限,也知道如何避免留下疤痕。而且他足够关心Riario,不会下手过重伤了性命。
“让我为自己的罪赎罪吧,”Riario恳求道,“鞭刑才是我应得的。”
Leonardo很不情愿地同意了,他们在细节上争执过:从丝绸的绳索到打上结的丝绸绳索,再到细绳… Leonardo终于成功让争执在这个选项上停住了。这比他想的要糟糕,但总比Riario渴望的皮带要好。Leonardo不得不让步。
关于鞭打的次数,他们又吵了起来。四十!Riario要求道。但那太多了,于是他们开始交涉:五下,二十。十下,十五。十二下。Leonardo有些好奇Riario是不是因为十二门徒这个富有圣经意义的数字才答应的。
“更狠些。”第一鞭下去,Riario喊道。
第二鞭下去后,Leonardo眨眨眼擦去眼角的泪水。Riario近乎怪诞地保持安静,只有极微小的呻吟声显露出鞭子带来的刺痛。
这也许也是对Leonardo的惩罚,成为那个给别人带来痛苦的人,同时清楚地意识到他自己在Riario堕落过程中的责任。这也是为他曾经把这件事变得更糟,造成更大伤害,所以现在必须忍受目睹那些打肿了的伤痕还有象征着他无法治愈的内伤的淤血。
在这过去以后,Leonardo终于可以如他所愿地照顾Riario。他能清洗那些破败的伤口,涂上治疗用的药膏,再把精疲力竭的他搂进怀里,在他耳边低语爱与希望。
当Leonardo鼓起勇气在Riario脖子上印下一个个吻,Riario并没有反抗。当Leonardo的双手轻柔地抚过那布满伤痕的肋骨,Riario唇间轻微的抽气声更像是因为快感而不是痛苦。当Leonardo的舌尖顺着Riario的脊背向下舔舐,让他的臀部突然挺动,Riario发出一声呻吟。
“你想让我停下来吗?”Leonardo停在离他的腹股沟不到一英寸的地方。
“不…但我不值得拥有这个。”
“补赎后就是赦免,”Leonardo对他说,“让我给你带来平静,让我抚平你的苦痛。”
Riario长叹一声。“好吧。”声音谈不上热切,却是肯定的。
Leonardo迅速把Riario剩余的衣物脱去。Riario用拉丁语喃喃低语起祷辞,即使Leonardo把他的性【真刺激】器握在手中也不停。这让Leonardo有些不安,不过他见过比这更奇怪的性【有趣】癖。
Leonardo尝试配合着每一句呼吸急促的祷告的节奏抚摩他。每次Riario有意或无意地因性奋而加快语速时,Leonardo便也加快节奏。
Riario达到高潮时无比美好,因为Leonardo知道这一次是因为他。他抬起头轻吻Riario的额头。
“阿门。”Leonardo说道。
“阿门。”Riario重复道,温顺地躺着,任由Leonardo再次将他清理干净。不过这一次他的眼神涣散,全身放松,没有一丝紧绷,或是疼痛和罪恶感。也许这真代表了Riario的忏悔,Leonardo便借此默认,按照他的心愿摆布前者。

————————————————————————————————————————————————————————
第三下鞭打后——Leonardo可是竭尽全力才为Riario的伤口争取到了两天愈合时间——Leonardo用手指顺过Riario的发丝,看着那双清澈的棕色眼眸。
“还要多少下?”他问。
“越多越好。”Riario回答。
“我不能一直这样伤害你,”Leonardo说道,虽然他们都知道如果Leo不做的话,也会有其他人拿起鞭子,也许会是Riario自己。“我需要知道这一切都会有个头。这里不应该是地狱,我不相信有什么永恒的惩罚。”
Riario移开了目光:“想想我所杀的那些无辜者,难道你不觉得我活该受罚?”
“当然不。我认为你可以通过行善弥补你犯下的罪。”Leonardo吻了一下他的发丝,“我会帮你赎罪。”
Riario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你答应了?”
“是的。”
“那就三下。”
“什么?”Leonardo直起身。
“再打三下。然后就停止,我也不会再要求你鞭打我。”
Leonardo点点头:“三下,”他说。他都不敢冒险去商量。只要三下,他们就可以都活下来,可以开始重建这一切。
“那我还能给你宽恕吗?”Leonardo带着对这个问题的答案的恐惧追问道。
Riario轻笑:“可以,宽恕是我一向需要的。”
他们用一个吻确定约定, Leonardo的舌寻觅缠上他的,手指抓紧他陷入他的皮肤,牙齿轻轻啃咬他的下唇,而Riario都没有反抗。在这种状况下,痛苦中掺着快感,甜腻中也有一丝苦涩。
这就是Riario一直渴望却说不出口的。这也是Leonardo曾经一直否认的。
这次一切都会不一样,因为Leonardo发誓会让Riario变得完整,不会再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3)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