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法罗朱】幸存者的故事 【benvolio中心/深夜脑洞/不知道后续是什么】


他躺在病床上,颤抖的手指勉强抓住苍白的床单,就连清晨的阳光都无法温暖他冰冷的身子。如果他能,他会长长地叹一口气,但他现在连呼吸都那么轻浅。
“或许这就是我的死期了,”他想道,“在经历了几十载的煎熬后,居然连死都这么漫长痛苦。为什么我不能死得像Mercutio?前一秒还在朋友怀里说着话,下一秒便毫无知觉、安心地去了。”
“或者像Romeo一样,”他又想起了自己另一位好友,如果是几十年前,当他的膝盖还那么灵活的时候,他的双眼一定会浸满泪水。但是现在,那双混浊的眸子里什么也没有,“躺在死去的恋人身边,身上又带着致命的药水。既不会落下自杀的懦夫的名声,反而是为爱牺牲。”
“可在那场去找Romeo的该死的旅途中,死神偏偏要放开扼住我咽喉的手,选择现在,选择一个我已经放松警惕,安享生活的时候,一点点偷走我的生命。”
他在心里想着,如果有人在身边,他或许还会把这些话说出来。但他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每个人的死法都不一样,”一个声音从床脚处传来,换做别人也许会被吓了一跳,但对于他来说,惊吓和恐惧都是过于奢侈的反应,“就像每个人的故事一样。”
他艰难地抬起脑袋,把头靠在枕头上。他的视线早已不如以往,但那人的装束实在奇怪。他或许曾在某个巡演的马戏团里看到这样的服饰,或者某个流落到异国他乡的怪人身上。白色包裹着那个人,一条条了无生气的布条垂落下来,又仿佛在摇曳。他看不到头发,也看不清面孔,也听不出那个声音是男是女。
“那就让死神带我走吧,我知道我大限以至,没有什么留恋的了。”他的声音嘶哑极了,像酒馆里某个笨拙的乐手在吹堵塞了的笛子。
“可是我还不知道你的故事。”声音近了些,但他闭上眼睛休息着。
“我的故事?问这个城市里的任何人都可以。什么老好人Benvolio,Romeo的好伙伴,或许还曾帮那一对可怜的小情侣送过情书。”
“我知道。”那个声音本来毫无情感,现在竟多了一丝不耐烦,“但那都不是你的故事。我想听你的故事。”
“好吧,”他咽了口口水,睁开双眼看向窗外,“看在故事里的人大多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而我很快也会加入他们的份上,我想…说说也无妨。”


【反正情人节过了,我们来捅刀吧!xx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5)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