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授翻/Tycutio】F**k me if you can 已完结

原文作者:弗兰肯斯壳

快去勾搭xxxxx



“我称他为‘猫王子’。”Mercutio笑着耸耸肩。

“而他管你叫疯狗。”Benvolio及时补充道,用胳膊环住Mercutio的肩膀。


Mercutio只是翻了个白眼。

“你离他远点就没事了,Rommy”

“可是为什么?我听说他只是对他们自己人保护过度罢了。”

Romeo显然对这个险恶的高中一无所知。Mercutio马上意识到这个天真的男孩需要他和Ben的“指导”。

“而你很不幸不是他的帮派的一员。”Mercutio嘲讽道,“他们太排外了,而我无法忍受这么愚蠢的事到现在还存在。对事不对人。”

Benvolio大笑着说:“我们都清楚你对我们亲爱的猫王子有意见。这件事就是私针对他的。而且我们也很排外啊。”

然后他突然变了步调凑到Romeo身边。Romeo突然听到Ben在他左耳边低语。

“他只想和Tybalt来一发,你知道吗?就是为了性。而Tybalt太沉迷于他们的‘决斗’了。Mercutio无法忍受被他拒绝,越是被忽视越是不认输。”

“我听得到你在说什么,Benny。”

Ben笑着摊了摊手。Romeo这才注意到Tybalt似乎已经注意他们有段时间了。

Tybalt和他的表妹Juliet长得一点也不像。不知为何,Tybalt能把他的金发打理得每一根都充斥着威胁,而朱丽叶的金发宛如温暖冬日的阳光。

“哦,那就是他。”Tybalt走过来,毫不在意地佯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这就是大名鼎鼎的Romeo,那个敢于与高贵的Capulet家族成员攀上关系的Romeo。”

不仅仅是一位Capulet家族成员,而是Capulet中公认的最美丽迷人的那个茱丽叶。

Mercuctio立刻反应过来。

“别告诉我你和她谈恋爱了。”Mercutio冲Romeo大声抱怨道。但Romeo注意到的却是即使Tybalt威胁的是他,注意力却全在Mercutio身上。“难道你不知道吗?她就是那个我们亲爱的猫王子渴望了几年的姑娘!可谢谢你了Romeo,以后的日子够我们受了——”

还没等挑衅的话语说完,Mercutio就被Tybalt按到墙上,前臂横顶着他的脖子让他上不来气。

Tybalt直视着他们双眼,神情是那样痛苦心碎又冰冷。Mercutio觉得自己的心跳都暂停了,挣扎着喘气,同时欣赏着Tybalt的表情。

猫王子甚至试图扯出一个微笑。

“你知道吗,Mercutio?”Tybalt低语道,话语中充满杀气,“有时不及时滚开就是欠操,不识趣早晚会被人搞死。”

“那么,你有本事就操我啊。”

下一秒,Tybalt的眸子阴沉下来,看上去真的要做些会伤害到这个挑衅者的事了。就在这时,Benvolio及时制止了他。

“你们俩够了。”Benvolio把Tybalt用力推开,自己挡在Mercutio前面。

Mercutio大笑着喘着粗气,Romeo都怕他会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最终,Tybalt还是走了。但是接下来的四十分钟,Mercutio都在抱怨Benvolio为什么出手帮他。

“我明明可以保护自己的。”

Ben点了点头:“我知道。”

“我他妈的赢了至少三个刀战奖牌,再加上两个击剑得的。”

“我知道。”Ben叹了口气,“但问题是,面对他,你从来都不自卫。”

“我想试试他的底线。而且我是唯一能做到的人。你不想看看像他这样令人厌恶的人却小心翼翼试着去保护他那可悲的充满爱意的心吗?”

“看在操蛋的份上,Mercutio。”Ben实在听不下去了,“如果你如你所说的那样热爱生命,求你别老是惹他找死了。Tybalt虽然是个暴虐的人,但他不会痛下杀手。别再逼他成为一个杀人凶手了。”

Romeo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终于开始相信徘徊在维罗纳的传言。

Mercutio皱着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严肃了?”

“我只是希望你平安无事。”

Mercutio得意地笑着说:“我会平安无事的。”




Tybalt从酒吧回家的时候已经临晨两点了,当他走过一个阴暗的小巷时,巷子突然亮了起来。

他回过头看过去,那里有一扇屏幕,一个投影仪,还有一个Mercutio。投影仪放的是Romeo和Juliet两人社交账户上发的各种自拍,接吻、灿烂的笑容、幸福、阳光还有鲜花等等。这一对情侣的甜蜜有目共睹。Mercutio紧紧盯着Tybalt的表情,脸上有一丝明显的厌恶和嘲讽。

那一刻,Tybalt终于受够了他所做的一切。

他拔出匕首,冲向Mercutio。但Mercutio敏捷地躲过第一击。

Tybalt被称为猫王子可不是不无原因的,他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出击,疯狂,多疑,又毫无规律可循。

所以第五次的时候,Mercutio输了。

Tybalt的匕首猛削过他的锁骨,离他漂亮的脖子只差几英寸。

“哇哦,这真…”

Mercutio喘着气伸手触碰伤口。他看着无名指上的血迹,却感觉更兴奋。

Tybalt用力将Mercutio推到墙上,已经是今天第二次了。他用匕首代替手指“爱抚”过Mercutio下颌轮廓,喉咙然后是他的双唇。

Tybalt看起来凶狠极了。Mercutio却忍不住张嘴舔了舔匕首的刀刃。刺痛,然后是血的味道。

Tybalt突然收回匕首,露出厌恶的神情。

有一秒后,他扔下匕首,双唇贴上了Mercutio的唇瓣。

鲜血让这一切变得更棒。Tybalt彻底肆虐过Mercutio的双唇后,微微分开。

“我不想杀你,所以你要识趣,让我自个儿待着。”

“Ben今天也是这么说的。”Mercutio被逗乐了,“但我怎么能放过你呢?我可是Mercutio啊。”

Tybalt被他这句话激怒了。

“你觉得这很有趣,是吗?自个儿玩去。我不想再跟你闹下去了。”

Mercutio扬起眉毛:“你不想吗?”

他伸手触碰Tybalt的硬物,后者呻吟出声。

那一瞬间,他们之间的某种关系彻底断裂。Tybalt一把将Mercutio翻身,脸按在墙上,下定决心要把这个他妈的小丑按在最近的平面上操哭。

Mercutio都准备好了,甚至自己脱掉了裤子。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一切更像是一场挑战或可悲的讽刺而不是一场性爱。 

一阵绝望向Tybalt袭来,他想要吻Mercutio,像吻一个恋人那样。他咬着Mercutio的肩膀和耳廓,埋在他颈窝处发出低吼。

他可以闻到Mercutio的鲜血,可以听到视频中Juliet对Romeo充满爱意的话语。

“我很抱歉…操,我真的很抱歉。”他一遍遍重复道,“F**k you,Mercutio。你他妈的…这该死的不是我的错。你知道的,这他妈不是我的错。”

Mercutio开始呻吟,脑袋靠在粗糙的墙上。他不知道他和Tybalt怎么走到这步的,但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性,就是你死我活同归于尽。

有时,死神拥有爱神的翅膀,刺穿他们心脏的或是丘比特的神箭或是夺命的镰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54)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