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授翻/leario】Catching... 伯爵性转 6

Leo敲了敲门,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进来。”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示意Rario跟在他身后。

木屋很小但既温馨又整洁,比它的外围好多了。女巫正坐在火炉旁边,他们进来的时候,她站了起来,扬起眉毛。

“Magdalena?”Leo问道。

“就是她!”Riario在女巫回答前厉声说。

Magdalena看着Riario,“享受做女人的感觉吗,伯爵?”

“一点也不!把我变回来!就现在!”

Leo轻叹了口气,“态度好些。”

“你应该听你朋友的。”Magdalena向Leo露出真诚的笑容。

“我听说杀掉巫师,他们施的魔法也会消失。”Riario像只愤怒的猫一样丝丝说道,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刀。如果之前Leo脑中还对Riario是否还存在于这具女性身体里保留怀疑的话,现在那怀疑一点也不剩了。那因固执而紧绷的下巴,那棕色双眸内闪烁的冰冷的狂怒,那每个音节的精准发音;这就是Riario在做他最擅长的事:不择手段达到目的。

Magdalena毫不畏惧。“如果你杀了我,你再也变不回去。”

Leo走过去,伸出一只手抓着Riario的手腕。“咱们还是把这个作为后备计划吧。”他温柔地说。Riario恶毒地瞪了她一眼,将刀插回裙子里某处的刀鞘内。认为Riario已经失去保护自己的能力真是大错特错。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强壮,但他记得以前的训练,而且刀就是刀,不管是谁在用。

“为什么你把我变成女的?”Riario询问道。

“我说过原因,因为你需要吸取教训学些东西。”

Riario咽了一下口水,“还有比我更需要的人。对女人,我既不崇拜又不轻视。性别是无关的。”

“也许那是当你审问她们的时候,”Magdalena表示同意,“但对于你所处的社会,性别非常重要。一位女伯爵不像男伯爵那么自由,而一个农妇比任何男人都不自由。而且,当涉及性和爱的时候,性别就变得重要了,不是吗?”

Riario瞥了一眼Leo,“对于某些人不是。”他将注意力放回Magdalena身上。“如果你认为我像我的手下那样,想上目光所及范围之内的任何女人,你就错了。如果你认为我那么看重性的话,你错了。还有,如果你认为我曾经强奸过谁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女士!”

Magdalena想了想,“你犯过谋杀,而不是强奸。I beg your pardon”【不是很确定这一句在这里什么意思】

“一个女人也能杀人,”Riario说道,看上去好像很想亲手证明这个事实,“而且我所犯下的谋杀都是为了教廷的利益。”

“为了那个因为你现在少了根屌就认为你低人一等的教廷?”

Riario咬着下唇,知道Magdalena讲的不无道理但不想承认。Leo有点分心,因为Riario起伏的胸部和咬下唇的小动作。但他现在重新集中注意力尝试着说服女巫。

Leo走到两个女人(指的是Riario和Magdalena)中间,侧身站着像裁判一样。“我不认为您听说过我,我是Leonardo da Vinci,Pietro之子,出名的艺术家,努力看见、了解、改变世界的发明家。因此我认为我有些洞察力。”

Magdalena简短地点点头,“我知道你,说吧。”

Leo清了清喉咙,“关于Girolamo Riario你还需要知道两点。”他说道,“首先,不管他做过什么,他内心都坚信那是正确的选择,是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不管那事多么糟糕。”

Magdalena不为所动。看来自己还得加把劲儿,Leo想。

“另一件事是,他也许残暴又冷酷,但他同时也懂得怜悯和同情。他不是没有良知的,也不是不懂得爱的。”

Riario盯着Leo,眼中充满了惊讶。女巫歪着脑袋。

“哦,Leonardo,”她说,“是你对他做出这种评价原本应该足够了。”

Leo眯起眼睛,“我听出还有‘但是’。”

她摊开手,“你认识了Riario的另一面,但他还有需要学会的。”

“什么?”Riario质问道。

“我不能说。”她转向Leo,“如果我告诉你地球是圆的,你或许会相信我。但如果我向你证明地球是圆的而不是直接告诉你,这就是你自己想到的。这比信仰更宝贵。”

Leo明白了。当Riario反驳道:“如果没有信仰我们该怎么办?”,Leo明白那个女巫为什么把Riario变成女的。让Riario亲身经历比让他直接点头宣称自己比以前更尊重女性要更重要。

Magdalena不无同情地看了一眼Riario。“满月时分再回来找我。”她说。

Leo想起现在的月相,手指舞动,“那是两天之后。”

女巫点点头。Riario又要拔出匕首之际,Leo用胳膊圈住他窄窄的肩膀,带他离开木屋。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3)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