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授翻/Leario】Collecting... 性转伯爵 5

Leo热烈的情感仅仅被一种差异所约束:当Riario在其他情况下向他求助(比如说受伤时出现在他门前),他会因能照顾对方满足;但当在女性Riario不得不依赖于他时,一切都复杂起来。Leo在想自己是否因为认为女性更脆弱更需要他的帮助所以才想去保护Riario?为什么他们那原本敌对的关系对于Leo来说突然变得暧昧,像个诱惑的游戏?

Leo禁不住好奇Riario对他有没有一丝情欲。他们有过几个暧昧时刻,但Leo跟谁都调情,而且他更不能确定Riario是否会与人调情。即使Riario曾经受到Leo的吸引,他也肯定不得不压抑了这些感觉,否则他要不就被认为是个伪君子,甚至可能被贴上鸡奸犯的标签。

但现在,内心依旧是男性,身体却是女性。Well,圣经真的如此反对男人和女身但灵魂依旧是男性的人同床吗?圣经估计根本不认为可能发生这样的事,Leo想道。

夜幕降临时,他们来到了Riario被性转的那个旅馆。

“我在寻找一个女人。”Leo对旅店老板说道。

“巧了,我也是。”旅店老板色眯眯地打量着Riario。

Leo勉强咧嘴笑了笑。“一个特定的女人。”他如Riario之前描述的那样重复给老板听,补充道“我听说她能帮忙解决一些…问题。”他将拇指和食指环成一个圈,另一只手在圈里上下移动。【就是那个意思你们懂得!】男人在某些情况下会忘记教廷和他们对女巫的恐惧。Leo希望那个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性别的人也会因精通性事广为人知。

“你说的是Magdalena,”老板说,“他们说她是个女巫。”他冲旁边啐了一口,为了辟邪。“如果你对这个美人都无法‘起来’—”他又看了一眼Riario“那么你就出毛病了,但愿一点魔法能治好你。不过Magdalena如果认为你不够格的话,会废了你的胳膊儿和腿。”

Leo几乎可以感觉到Riario对那个旅馆老板好色的眼神的怒火,不过至少他们有线索了。一个报复男人的女巫肯定是他们的要找的人。他耸耸肩:“我要去试试。哪里可以找到Magdalena?”

旅店老板边用一块肮脏的破布擦拭杯子边想着。Leo拿出一块硬币夹在手指之间。

“从Ramshackle农场向河走,”老板说,“沿着小路走到十字路口,然后向西走。”

Leo将硬币扔给他。老板试图去抓,同时又拿着杯子和破布。所有的东西都摔在地板上了。Leo咧嘴一笑。“谢谢你。”

在他向门走去的时候,Riario伸手抓紧他的胳膊。Leo顺着他恐惧的目光看去。一个教廷士兵正盯着他们,还有两个正坐在桌旁。“那些士兵来干什么?”Leo问道。

老板拿起东西站起来,没好气地说:“有个伯爵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失踪了。那是他的随从。他们正怀疑是否有人看见了那个伯爵。我估计他只是逃跑了。这些奇怪的贵族。”他又啐了一口。

Leo看了一眼Riario,对方的手又禁了几分。“亲爱的,”他说,“没事了。咱们走吧。”他牵着Riario的手,小而精致的手,把他拉到外面。

“他们认不出你的。”他们安全地走到外面,顺着那条小径走的时候,Leo说道。

“你认出来了。”

“首先,你直接走过来并告诉了我你是谁。其次,我比那几个士兵对你更熟悉。还有,我就是我,Leonardo,能看清事物细节的著名艺术家。这不就是你找上我的原因吗?”

Riaio点点头,发现自己依旧抓着Leo的手,突然缩回手。他伸手去抚平裙子,Leo憋着笑。不管哪种形态的Riario都是这么讲究挑剔。

“我根本不会放弃自己的职位,”Riario恼怒地说,“更不会逃跑!那个臭男人!”

“臭男人,”Leo重复道,“我认为这具躯体改变你了。”

Riario的高颊骨上滑过一丝红晕。“我开始想明白为什么Magdalena认为男人活该被惩罚了。”

Leo知道,Riario也同样了解,男人们单独或在他们不尊重的姑娘面前是如何说话做事的。但突然变成那些诡秘的目光,恶心的评论甚至是性骚扰性暴力的接受者肯定更艰难。

“我们不都是那么坏的。”Leo说道。

“你不需要告诉我!我从来没有强奸过一个女人,从来没有!”

Leo停下脚步,抓住Riario的手肘,被那绝望的语调吓了一跳。“Hey,我也没有。虽然我有过不少伴侣,男的女的都有,但他们都是自愿的。你跟我一起是安全的。”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Leo想道,Riario不一定需要自己照顾自己,而且现在他还没熟悉新身体,他得重新学如何用自己现在更轻更灵活的身材格斗。女性一般不会用拳头,但如果手肘和膝盖使用得当再配上对男性生理结构的了解,也会对对方造成严重后果。但他不想让Riario更伤心,于是说道:“我知道。”

“而且我也不怕你。”

那张精致美丽的姑娘的脸上挑衅的神情,Leo内心复杂的情感像池水一般被搅动开。“很好。”

Riario用另一只手把一缕长发捋到后面,下唇微微颤抖着。“我是说我从没强奸过任何一个女人,我的意思是为什么我会被变成这样。那个旅馆里的呆子如果被女巫变成这样的话,估计会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为什么是我?”

Leo想了想,“我不知道。找到她的时候,我们可以问问她。”他放开了Riario。“走吧,那就是十字路口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2)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