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暂时未授翻】Collecting Jewels... 【Leario,伯爵性转 2

那位女子自嘲地扬起眉毛,”因为你是唯一可能相信我的人。你有独一无二的想象力,能想到他人做梦也不敢相信的事物。因此,你也是唯一可能会给予我援手的人。”

Leo走近一步,将戒指放回她的手中。他与Riario身高相似,但现在,他比对方高了几英寸。Leo凝视着她那双咖啡棕色的熟悉的双眼。“如果我帮不了,或者不愿帮呢?”

“别逼我求你,Artista,”她说,“我除你之外无人可投靠。”

“连上帝也不愿帮你?”Leo半是严肃半是戏弄地问道。

她只是摇摇头,眨着眼睛,是泪水流去,这个行为让他感到很内疚。“在这样不自然的躯体里,上帝又为何会倾听我的祷告?”

Leo叹了口气。“女性不是不自然的。你知道吗?这也是你的信仰的问题你过于执著于什么是正确,什么是得体。如果你是一个妇女这可就糟了,更甚,如果你是个鸡奸犯。”

“我来不是为了与你进行神学辩论的。”现在她听上去更像Riario了,苦涩却毫不动摇。“我只知道我不属于这具躯体。”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话,Riario理所当然希望要回他原来的身体。Leo揉着脸,他只有在喝醉了的时候才能接受这个,话说回来,喝再多的酒也不够。不过,一小杯酒让所有事都容易了。

Leo指着一把椅子,“坐吧,取取暖。”他又拿来两个杯子,倒满红酒,将其中一个递给那位女…递给Riario。他接受了这个假设,暂时而已。

她优雅地坐下,然而双腿叉得略开于正常女士礼貌的坐姿。Riario的靴子在她身上那件破旧的裙子边缘赫然可见。Leo大口灌了一口酒,而Riario则小口抿着她,哦不,是他的酒。Leo的脑海中有无数想法闪过:Riario现在虽然外表是女性,但他不是。因为他内心依旧是男性。

“跟我说说发生了什么,”Leo打破了沉默,“从你最后还在自己的身体里的时候讲起。”

Riario目光落在酒中。“我被派遣去把包裹交给一个Siena的小贵族。我们没有在那里停留。我和我的随从们在镇子边缘的一家客栈住下了。我在晚饭时出去散步,想让自己头脑清醒一些。”他短暂地阖上双眼。Leo立即因那长睫毛分心了,还有那截然不同的声音说着同样的语言和词句。

“墙边站着一个女人,”Riario继续说道,“很年老,棕色的头发还带着几缕银发,绿色的眼睛似乎能洞察一切。她认识我,打招呼的时候直接叫出了我的名字。我说出了我此行的目的,还有我现在处于黑暗的道路上”

Leo点点头,抿着酒。“继续。”他鼓励道。

Riario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一个无意识的举动,让Leo更相信她就是Riario,“我说我站在上帝那一边的。她大笑了起来。我抽出匕首,向前走了一步。她一点也不害怕。相反,她说:‘你居然以上帝的名义威胁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这时,我们周围冷风肆虐,我当时脑内没想多少。”

Leo往前靠了靠,迫不及待想要听下去。

“然后,天空暗了下来...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荒唐。她说:‘你会从另一个角度受益匪浅。有些道理你需要学,而有些你需要改变。’我—我不再恼怒了。空气中弥漫这什么。”Riario无助地动了动。那双优雅的女性的手上的指甲比他以前的要长一些。

“你开始害怕了,”Leo声音柔软,“你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Riario点点头,“她要不就是个疯子要不就是极其危险,或者她两者都是。我收起匕首走开了。我回到房间,睡觉。然而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的时候…”

Leo听Riario解释自己第一眼看到自己新躯体还有第一次在镜中看到不属于自己的面孔时的恐惧,同时他很佩服Riario接下来的举动:因为担心守卫会怀疑这个女人与他们主顾的消失有关,Riario决定逃跑。

Riario保留了那件睡衣,不得不套上已经不太合身的马裤,将多出来的部分塞进靴子里。事实上,靴子更难穿了:他只得撕了衬衫塞进鞋里。他收拾好了装满硬币的钱包,将已经不再合适自己手指的戒指放进口袋里,然后下楼。

他很幸运。当他从后门溜出来时,院子里正好挂满了晾晒的衣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3)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