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所谓浪漫 【存戏+梗】【HPAU】


“Salieri!Antonio!”Wolfgang Mozart刚从草药课上回来,正和其他疲惫不堪的格兰芬多学生一起簇拥着走进礼堂。他脸上还沾着泥点,一只手里抓着一把粉红色的花,在身着黑色与绿色袍子的斯莱特林学生中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

“哈!您在这里!”他轻轻一跳翻过长凳,在就餐的人群中挤来挤去,好不容易才出现在一脸惊讶的蛇院学生面前,将手中那一束看上去刚采摘的新鲜花朵凑到对方面前,几乎杵到了Salieri的鼻子,脸上还带着喜悦又期待的灿烂笑容。“这是送给您的。”他大声“宣布”道

看着Salieri接过那一束花并尴尬地低声说过一句谢谢,格兰芬多“小王子”便觉得自己的殷勤献完,任务完成了,蹦蹦跳跳回到自己学院的桌旁,对斯莱特林学生起哄似的叫喊毫不在意,甚至回过头冲依旧愣在当场的Antonio眨了眨眼睛。

我们可爱的Wolfgang不知道的是,当晚Antonio Salieri便住进了校医室,原因是被一束用花瓶装着插在床头的神奇生物咬了鼻子,听同寝室的蛇院学生说,他的鼻子在五分钟内便泛起了红色并肿成一个盖住半张脸的疙瘩。“格兰芬多真可怕!”,某蛇院学生打了个冷颤,“我没想到他们会用这种可怕的方式...”
而对此一无所知的Wolfgang依旧在为自己浪漫的举动自豪。

镜头切换到躺在病床上的斯莱特林。

梅林在上,自己是怎么会觉得格兰芬多的蠢金毛狮子会转性的?还小心翼翼把那束看起来勉强符合审美现在用血的教训得知绝不是普通花朵的凶恶玩意放在床头,然后该死的不得不花费一夜在庞弗雷夫人这里试图让那可怕的曾是我鼻子的疙瘩恢复原状。“Wolfgang Amadeus Mozart…”他咬牙切齿的想象他现在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是怎么神气活现的和一群蠢货们分享他是怎么好好捉弄了'邪恶的斯莱特林'...狮子鬃毛烧起来的样子一定不错,下一次...斯莱特林有债必偿。

【这个能写个5+1是不错的x】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13)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