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祝福》读后感——女性的枷锁

从《祝福》中两次守寡又被人视为不祥之物的祥林嫂到《离婚》中被冤枉被离婚的爱姑,再到《伤逝》中曾一度独立最终却仍改不了悲剧结局的子君,还有《明天》里守寡多年又失去儿子的单四嫂子,鲁迅写了不少性格鲜明的女性角色,但她们最终却都逃不过悲剧的命运。

初读《祝福》时就极受触动,祥林嫂是从婆家逃出来的寡妇,但她非常勤快安分,并且十分享受自己自给自足的独立生活。可是她婆婆又把她绑了回去,卖给了山里人,祥林嫂拼死挣扎最后还是不得不顺从,好景不长,她再次遭受丧父丧子双重打击,再回到鲁镇打工时已经成了看客们眼里的“笑料”和不祥之物,最终沦为乞丐,在春节的祝福声中断气。

祥林嫂的悲剧结局在婆婆将她绑回去时就已注定,但人们看到她被掳走却没有丝毫出手相助的意思,主人也觉得“既是她的婆婆要她回去,那有什么话可说呢。”,还把工钱也给了她婆婆。祥林嫂没有任何的人生自由,她反抗,她逃避,但终究逃不出传统封建礼教的社会。而她的第二次婚姻,更加悲哀。“精明能干”的婆婆把她“嫁”给了贺老六,说是嫁,倒不如说是买卖妇女。被捆绑着塞进花轿,被擒出来拜天地,然后被锁进洞房,而述说这事的卫老婆子却没有丝毫的同情或惊讶,倒是“这有什么依不依。闹是谁也总要闹一闹的。”可见当时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女性的自由都被父母,公婆或丈夫剥夺,没有任何作为“人”的权利,倒成了可以买卖的商品。而祥林嫂第二次回到鲁镇时,命运更为凄惨。失去了丈夫和儿子,她在别人眼中不仅是失去了生命价值的寡妇,还成了克死丈夫的不祥之物。看客们更是把她的痛作为自己的乐,先是对她的经历有些同情,后来就只剩唾弃和嘲讽。而样林嫂非但没有不服,反而也觉得自己是有罪的,害怕因为自己的“过错”死后会遭报应,听信了迷信的柳妈,花了重金捐门槛。然而真正会残害她的却是这个社会。她的悲剧结局在一开始就早成定局。

鲁迅在《关于女人》中写道“私有制度的社会,本来把女人也当做私产,当作商品。一切国家,一切宗教都有许多稀奇古怪的规条,把女人看做一种不吉利的动物,微吓她,使她奴隶般的服从。”要说中华民族的奴性思想是早在元朝清朝就出现的,那么女性的奴性思想岂不是要追踪到远古时期父系社会的开端。长期以来,社会上都有很多很多对于女性的限制。以前是一夫多妻制,缠足,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等陋习。有人说了,解放后女性也撑起半边天。而事实是这样的吗?在当今社会,高层领导里男女比例很少平衡,大学招生中男女人数也不相等,针对女性的犯罪暴力事件时有发生。是女性的能力不行吗?不是。历史上武则天这个女皇治理天下的水平并不差。近代的政坛上也活跃着不少能力极强的女性政治家,在文学,科技,思想等方面都有做出过极大贡献的女性,只是数量和比例不如男性多。所以,女性的能力并不比男性弱。真正禁锢女性的是什么?正是那“无物之物”。

现在, 鲁迅所说的问题,所控诉的封建传统思想变换了自己的模样,还依然存在,并毒害着所有人的思想。如果你说自己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别人就会对你投来复杂的眼光,甚至认为你反应过激或受了什么心理创伤。“女权主义”已经成为一个非常不受欢迎的词。“女权主义”是什么?不就是一种信念吗?不就是一种女性应该等到与男性拥有同等的尊重和权力的信念吗?不就是鲁迅所写到的“要人类都受正当的幸福”的信念吗?这有什么错吗?如果有人说中华民族已经从“铁屋子”里逃出来了,那便是大错特错。难道你忽略了仍在“铁屋子”里的占人口比例一半的女性了吗?现在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敢断言自己已经实现性别平等。从我们还没出生就被期望是男孩,一出生后就被不平等的性别思想所教育,成长的过程中一次次被要求成为所谓的“淑女”,被整个社会监督逼迫着成为“淑女”,有肌肉或性格外向就被讽刺是“男人婆”,受高等教育的女性反而成为社会上的“剩女”,而那些二婚的女性更遭受着全社会的歧视。这个社会离性别平等太远太远。当然你可以安稳地呆在铁屋子里,而且这还是个已经被升级的铁屋子,你在这里可以过得很好,因为你就像鲁迅笔下这么多悲剧的女性一样,被这思想洗脑了,活在这歪斜的世界中就感觉不到歪斜了。受性别不平等迫害的也不仅仅是女性,男性也被这思想限制了,不敢表达自己真实的情感,一味地坚强,把自己困在这外壳里,直到有一天压力过大,全部都碎了。

邪恶压制正义需要什么?只需要人们麻木不仁,无动于衷。这一点鲁迅早就知道了,所以他要写出这么多凄惨的悲剧告诉我们:我不抗争,更待何人?此时无为,更待何时?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