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蛋哈/哈性转】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上 G 2 甜

当天晚上,被长岛冰茶灌醉了的Eggsy嘟囔着“我配不上她”,被Roxy连拖带拽运回他自己的公寓,正好遇上了坐在楼下看书的Harriet。

是的,他们同居了,但不是那种同居。Harriet的老房子被炸毁后,Kingsman在原地建了一栋相仿但坚固安全很多的两层小楼。随后Harriet终于从美国回来之后便住到了这栋楼的二楼,而Eggsy被Merlin用经费不足、没有其他公寓的理由把他打发到了这栋楼的一楼。

Harriet看到脸颊通红、边含糊地说着酒话边打着瞌睡的Eggsy确实有些惊讶,但她立刻伸手帮Roxy一起把Eggsy搀扶到他自己的卧室并将他安置好。

“你看起来也喝了不少,Lancelot。”Harriet和Roxy走出房间之后,年长的骑士为Roxy到了杯淡茶,邀请她在客厅里坐一会儿。

“谢了,Gawaine。”Roxy毫不见外坐在火炉边上,一路拖Eggsy回来再加上外面的冷风让她疲倦不堪。Eggsy是不是最近胖了不少?

Kingsman当然不会给Harriet和Eggsy同样的代号,或者傻乎乎地把Eggsy的代号改成小Galahad。不过因为Poppy毁灭性的打击,不少骑士称号都空了出来,Harriet在其中挑选了Gawaine,符合她资深特工的身份。

Harriet在她对面坐下,深色短发现在长到快要垂过肩头,耳边卷曲的发丝在火焰的映射下淡如金色,仅剩的那一只眼看起来有些忧心忡忡。

果然,她一开口便是:“Lancelot,这是一个比较私人的话题,但看在平日你与Eggsy走得最近的份上,我也只能问你。他最近看上去…不太正常。”

“哦,是吗?不太正常?”Roxy明知故问,还装作好奇地样子挑起眉毛。

Harriet显然不相信对此一无所知,但她还是耐心地解释。“首先,Eggsy不像是喝鸡尾酒就会醉的人。其次,Hamish告诉我Eggsy最近异常心不在焉。”

Roxy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哼了一声。看来Merlin这个老狐狸看着他们两人都不敢向前互相试探十分兴致满满。“他没跟我说过什么他这样分心的原因(如果Roxy不是超级间谍的话,她现在肯定会忍不住笑出声)。不过,你别担心,我相信没什么大事。可能是爱上哪个姑娘了吧?或者小伙儿。过几天就没事了。”Roxy可不想掺和进这两个人复杂纠结的关系中。

Harriet垂下头,目光落在自己的茶杯里,Roxy看到她微皱的眉头又听到了一声极其轻微的叹息。但她的语调依旧平静:“希望如此。”

“明天还有任务,我先回去了。”Roxy说完便站起身放下茶杯,怕自己再待下去被套出什么话,“谢谢你的茶!”

Harriet还没来得及挽留,年轻姑娘就抓起外套飞奔而去。



第二天,Eggsy揉着疼痛的脑袋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已经中午了。他急急忙忙套好衣服,袜子都穿成了不同颜色的。但当他赶到Kingsman总部的时候,沉着脸的Merlin却告诉他早上有个紧急任务,本来应该他去执行,但由于他的缺席,Harriet替他接下来了,现在已经出发,离开了伦敦。

看着Eggsy一脸担忧的申请,Merlin冷笑了一声:“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迟到了,Galahad。”

“可是Merlin,你知道Harr…Gawaine还没有完全恢复,不适合执行这种任务。”Eggsy的眉毛都快拧成了一个疙瘩。

“别太担心,Galahad,那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任务,她轻而易举就能完成。你放心就好,哦对,先把之前的书面工作给我完成了再担心别人。”Merlin把一个粉红色的箱子塞进他手里。

Eggsy抱着箱子叹了口气,认命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埋头于那些该死的文件中,希望可以暂时忘掉Harriet。

两天后,已经被电脑和纸质文件虐待了一天半的Eggsy在听到Merlin明显带着恶作剧意味的口气宣布Harriet任务回来,现在在医疗部。下一秒Galahad便冲出来房间,丝毫听不出Merlin戏谑的语气。Merlin看着他消失在门外的背影,窃喜地笑了两声,甚至有些心疼自己的多年好友。

“Harriet!”门被“砰”地一声推开,还坐在病床上的Harriet还没抬起头便被Eggsy一把搂住,“你怎么了,Harriet?抱歉,我那天没有及时起来!都是我的错…”

Harriet感觉到自己的前胸毫无间隙地隔着布料贴在Eggsy胸前,伸手别扭地想要推开这个过于担忧的年轻人。她抬起的手只是轻轻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安抚似地拍了拍。“我没事,Eggsy。只是扭伤了脚。”她的语气中有一丝无奈,但又充满耐心和宠溺,“不想坐轮椅回去,就先在这里休息两天。”

Eggsy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似乎有些亲密过度,尴尬得耳朵都红了。他立刻松开导师,拉了把椅子坐在床边,脸上还有些忧虑:“发生了什么,Harriet?不是我多嘴,但你可不像是会在任务里崴脚的人。”

Harriet垂下目光片刻,声音低了下去:“…我穿着高跟鞋下楼梯的时候摔了一跤。”

Harriet皱着眉抬起头:”这没什么好笑的,Eggsy。“

"...哈哈哈哈我知道,抱歉,Sir Gawaine。"Eggsy试图板起脸,但又笑了起来。他只好站起身,手扶着床头:“我先走了,Merlin看到我打扰你这么久估计又要把我派出去执行任务了。晚上见...哦不,我是说,明天见。”他竭力控制着因为兴奋有些过高的语调,小跑着逃离房间,轻轻关上门。

年轻的骑士背靠着病房的门,捂着发烫的耳朵,长叹了一口气。

“Eggsy,你这辈子都要孤独终老了。”他低声自言自语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4)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