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蛋哈/哈性转】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上 G 甜


想写性转Harry的原因:
已经有很多很多性转Eggsy的文,但性转Harry的挺少的。看到ao3有一篇性转Harry的把年龄调到三十多岁,当然别人怎么写完全是人家的自由,但我内心还是忍不住想看电影和小说里年龄的性转Harry,也就是五十多岁的女性。于是就忍不住开坑了。
标题很显然,Charlie Puth的歌
Always a girl 的Harry
!!!不想看性转哈的不要看下去!!!

性转Harry用了Harriet,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反正肯定不是真名,够接近就好了


简介:
Eggsy如何走出勾搭淑女第一步和Harriet如何走完剩下的99步x


正文:

“我该怎么办,Merlin?”
军需官再次叹了口气,看在眼前的烟熏三文鱼三明治的份上没有直接无视Eggsy的话。
"我不懂你为什么这么犹豫,Eggsy,你想对她说什么就说罢了。"说着,Merlin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的白酱,有些不耐烦地看着面前西装革履的青年脸上的愁苦表情。
“可那是Harriet!如果她只想和我当师徒或者同事怎么办?如果她是无性恋或者独身主义怎么?如果她已经跟谁在一起了怎么办?”Eggsy用叉子戳着无辜的已经面目全非的提拉米苏。
Merlin又叹了口气,拿起茶杯喝了口茶,安慰道:“听着,Eggsy,我不应该随意谈论别人的私生活,但是据我所知,Harriet没有情人。而且你也听到了在飞机上她说的话了,你觉得那像一个坚定的独身主义者会说的吗?”
“…确实不像,可是…”Eggsy在椅子上坐立不安,“可是她可是Harriet Hart,单挑五六个小混混,多高的高跟鞋都能踩得稳,Roxy跟我普及了一下那有多难。她还知道如何正确使用世界上所有餐具还能随便用其中一个杀了房间里所有人。还有,天知道她真正的姓氏名下有多少个爵士头衔和资产。而我… 我曾经什么都不是,或许比那还糟糕。”
“Galahad,别这么说,你也很优秀啊。你现在已经是Kingsman最优秀的特工…之一。”Merlin最后一刻还是决定不要让他太过骄傲为妙。
“谢了,Merlin。从你嘴里听到一句表扬的话真不容易。”Eggsy依旧把脸埋在手里,“或许我曾拯救过世界,Well,两次。但是面对这些事,在这方面,我就只会那些街头搭讪的小技巧。我根本不会如何约一位淑女出去。”
Merlin站起身,把餐巾放在椅子上。“那就想办法让她约你出去。”
说完,便丢下一脸不可思议的Eggsy走出房间。

“Roxy,你说我该怎么办?”
Roxy就知道挚友约自己来这家贵得要死的酒吧肯定有目的,于是她放下酒杯,认真地看着Eggsy的眼睛。“听着,Eggsy,我猜Harriet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是吗…我可不是什么贵族,而且我还要照顾我的妈妈和妹妹。而且还有年龄差!”Eggsy猛灌了一口面前看上去像冰茶一样的鸡尾酒。
Roxy拍了拍他的肩膀,优雅地翘起腿,“我相信她不会在意这些的。承认吧,Eggsy,总部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你对Harriet有意思。你擅自搬进她的房子住,而且什么东西都没动。还有当时训练的时候…”她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群混蛋打了一架。”

是的,当惯了街头混混的Eggsy在捍卫自己导师的尊严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一架。他和其他三个候选人,包括Charlie,在洗漱间一个监控的死角打了一架,就因为那三个男孩在议论Harriet…以一种很不尊重的方式。Eggsy想都没想就扑了上去,用拳头,用手肘,甚至用牙齿,“教训”面前这三个家伙。当然,他自己也被揍了个好歹。就两三分钟的战斗,然后捂着流着鼻血、脸上还被揍青了一块的Eggsy沮丧地坐在外面的草坪上。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受够了那些贵族混蛋的欺负,气得想退出,鼻血还滴滴答答落在草叶中,不料一抬头正好对上了自己的举荐人的目光。Harriet穿着宽松的毛衣和拖鞋,双手抱肘,脸上似乎面无表情。
“Eggsy,你怎么了?”
“训练的时候摔了一跤磕到了枪柄。”Eggsy自己都不信。
Harriet肯定心知肚明,没有追问下去。“你不必…”
Eggsy忍不住打断她的话,委屈地辩解:“可是这有关你的尊严!我不允许他们那样议论你,Harriet!”说完他便后悔了,他的导师极为讨厌别人打断她的话。而且他又是谁呢?大学都没考上,还和自己母亲和继父住在一起的小混混。轮不到他去捍卫Harriet的尊严。他闭上嘴低下头,吸了吸鼻子结果嘴里全是鼻血的血腥味。正当他以为要被责备甚至被踢出训练时,他听见头顶传来的一声轻轻的叹息,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然后一块深色的手帕动作并不轻柔地擦掉了他脸上的鼻血。
他抬起头,呛了一口血,对上Harriet垂着头看着他的目光。不是责备,甚至不是失望,这让他松了口气。
“拿着吧,Eggsy。你做的很好。”说完,对方便转身离去,半长的棕色卷发垂在肩上。
他还留着那块手帕,早已经洗干净了,在Harriet中弹前曾经想还给她,但在Harriet死后,那块手帕一直放在他的抽屉里。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5)
热度(58)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