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utcraker

【罗朱/Tyvolio邪教】授翻 Mistake? 有一点点车 NC17 一发完 未修

简介:猫王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与一个该死的蒙太古同床,而且那个蒙太古还是Benvolio

 

Tybalt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到和一个蒙太古同床的境地的,但是他气疯了。他低下头打量着身边那个还在熟睡并穿着衣服的男孩。

Benvolio偎依着一个鹅毛枕头,蜷缩在舒适的毯子之下。他的脸颊泛着一丝粉红,甚至脸上还带着个明显的笑容。

两人身上都散发着酒气,至少解释了为什么他们俩会出现在同一间房间里。Tybalt叹了口气,粗暴地摇醒了身边的人。

Benvolio抱怨一声,依旧闭着眼睛。他挪了挪身子,脸埋在Tybalt胸前。

“蒙太古残渣,快起来。”Tybalt低吼道。

“hmm?”Benvolio慢慢睁开双眼,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砸吧砸吧嘴。

刺眼的阳光刺疼他的双眼,但他终于适应了光线。“你是..”直到他的视线变得清晰,他才发现自己身边的人是谁。

Benvolio叫喊一声,猛地向后缩去,差点摔到床下。“T-ty-balt?”他结结巴巴地说道,“这是怎么…为什么我们会…”他的舌头打结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因为Tybalt正直勾勾地狠狠瞪着他:“别他妈的结结巴巴了!”Tybalt故意提高声调,想吓吓他。

Benvolio深呼吸着试图冷静下来,依旧颤抖不止,这可不能怪他,毕竟他刚从床上爬起来,身边就是全维罗纳最想致他于死地的人。Tybalt接着说:“不过,说实话,我也正打算问和你同样的问题。”

他们一言不发坐在床边,直到Benvolio勉强开口问:“我们有没有…你懂的…….”“Well,我们都穿着衣服,我觉得我们没可能做到。”Tybalt伸了个懒腰,瞥了一眼Benvolio。

他正在脑内计划着怎样才能杀了Benvolio,伸出双手握住对方的脖子掐住看上去这么容易…Benvolio突然凑近他,声音颤抖着问道:“所以,你要杀了我吗?”说完,他发出一声抽噎,眼中泪水弥漫。

Tybalt看着Benvolio的双颊上的红晕变得更深,他的双眼因为泪水闪闪发光,在他的棕发衬托下,他的面容看上去那样动人,他的双唇….Tybalt为自己这些恶心的想法在脑内狠狠抽了自己一嘴巴,同时他又感到一种想要触碰他人的冲动,这一点也不像他。

“我理解如果你要…”Benvolio坐在床上紧闭着眼,等着死亡降临。Tybalt现在想做很多事,而杀了他并非排在首位。于是,他站起身,拿起他的皮带和武器。“再会了,辣鸡蒙太古,来日再见。”Benvolio这才睁开眼,Tybalt已经穿过房间走向门口了。‘为什么他还没有下手?是想戏弄我还是他很….仁慈?’

Tybalt开门时,Benvolio冲他大喊道:“我期待着与你再会。”Tybalt头也不回回答:“记住,如果你我再见时我们身边有族人的话,我会要了你的命。”然后他便离去,留下Benvolio独自一人。

 

这一周继续着,而两人都没有碰到对方。但那天早晨的情景依旧刻印在双方脑海中。Tybalt去了那天晚上去过的酒吧,像平时那样要了一杯威士忌。酒保边倒酒边问:“你和那个男孩怎么样了?”Tybalt惊讶地睁大眼睛,差点被呼吸着的空气呛到了。

“你说什么?!”他吼道。

“我知道你那时候喝醉了,不过你怎么忘了当时你和那个男孩有多亲昵。”Tybalt沉思不语,喝了一口威士忌。

“他叫什么来着,Bencolio?”

“Benvolio”Tybalt轻声纠正道。

他喝完了杯子里的酒,付了账,便起身去找那个男孩。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寻觅,他终于看到了Benvolio,但对方的状况并不乐观。

Benvolio正被两个凯普莱特守卫按在墙上揍,其中一个一拳打中他的腹部,骂道:“辣鸡蒙太古!”

Benvolio痛呼一声。

Tybalt瞬间就被激怒了,心被刺痛了。在此之前,他还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心这种东西。他走进小巷,脸上露出一个极具说服力的残酷成性的冷笑。

“瞧瞧,这是谁啊?”他冷酷地轻笑一声,低头看着那血迹斑斑的人,“只是个蒙太古家的人。”

“你们俩回去吧!”他命令道,“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会解决掉这个残渣。”Benvolio虚弱地抬头看着令人畏惧的猫王子。“我保证我会让他更痛苦的。”那两个守卫离开了,只留下Benvolio和Tybalt。

他俯下身去扶那个蒙太古,但Benvolio挣扎着向后缩去,“离我远点!”

“求你了。”

Tybalt惊讶地扬起眉毛,没想到他会开口求他饶命。

“我记得你说过如果我们再碰上会怎么样,但是,求你了,Tybalt。”他强忍眼泪,哀求道。

Tybalt把他拉起来,扛在肩上,无论Benvolio怎样挣扎。他将Benvolio带回他的一处住所,每当家族的争斗变得难以忍受,他都会逃到这里。

他将受伤的男孩安置在床上,翻找着疗伤的药和绷带。当他走回床边时,才发现Benvolio浑身发抖。

Tybalt选择性无视了,开始试图包扎他的伤口。Benvolio还在往后缩着,尽量远离Tybalt。Tybalt将他拉回来按住,才得以包扎完。“这应该能止血了。”他将药品和绷带推到一边,看着Benvolio。

“你救了我的命…”Benvolio低语,“你本来看可以杀了我,但你救了我。”他疑惑地注视着Tybalt,Tybalt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如此善良。他应该是冷酷无情的,充满仇恨的,为什么大名鼎鼎的猫王子会善待一个人,更别提是一个蒙太古家的人。

Benvolio看着他的眼睛,可他目光躲闪着。

“Tybalt?”Benvolio担忧地问道,“你还好吗?”

Tybalt这才抬起头看着对方的双眼,犹豫着抬起手,又放了下来。两人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气氛瞬间尴尬起来。“嗯…我要走了。”Benvolio慢慢从床上爬起来,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又因为疼痛跌倒在地上。Tybalt睁大眼睛,立刻站起身冲过去,却发现他在哭。

“我真他妈的没用,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他抽噎起来,放下了对Tybalt的戒备。Tybalt叹了口气,想找些安慰他的话。

“Montag…Benvolio,你并没有你想的那么毫无价值。”他尽力鼓励Benvolio,“你只是…生于错误的时代,错误的地方。”

Tybalt抚摸着他的头发试图安抚。“你以前都敢与我针锋相对,你一点也不软弱。”他把Benvolio拉近拥在怀中。

两人的体热甚至能融化最刺骨的冬夜。Tybalt享受着Benvolio贴着他胸膛的心跳,让他有一种被爱着的感觉。于是,他凑近吻了Benvolio的额头。

Benvolio惊恐地睁大眼睛,猛地将他推开,自己摔在地上。他的脸发烫起来,心脏狂跳。“这不对。”他说,“我是蒙太古家的人而你是凯普莱特家的,我们应该互相仇恨,致对方于死地而不是…”

Tybalt能看出他在恐慌,于是站起身,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将他压在地上。Tybalt用自己平时威胁别人的语调说:“听好了,难道我把你揍到奄奄一息还会让你更好受些吗?”“什..什么—”“或者你更喜欢我逼你求饶?”Tybalt露出邪恶的微笑,脚上加了几分力度踩着他的胸口,特别注意没有碰到那些伤口。“告诉我你更喜欢哪一种,蒙太古残渣。”Benvolio呼吸急促,快要喘不过气来,“Ty-Tybalt…停下,求你了”Tybalt的神情柔和了几分,抬起脚把Benvolio抚到床上,小声咒骂:“真他妈该死的,我真不敢相信…”他叹了口气,双手搭在蒙太古肩上。

“不敢相信什么?”

“我觉得我爱上你了。”

“你什么?!”Benvolio大叫道,Tybalt感到一阵羞耻,一语不发,只是凑近轻柔地吻了吻Benvolio的脸颊。

“我说了,我觉得我…我爱你。”

蒙太古男孩脸上既疑惑又惊恐,让Tybalt不免有些负罪感。

“Benvolio…如果你对我没感觉,我会理解的,而且我再也不会对你提这件事。”他垂下头闭上眼。

“Tybalt,这事你得让我消化消化。”Benvolio终于开口了,他给了Tybalt一个短暂的拥抱,便揉揉眼睛打起哈欠来。

“你累了,如果你想睡觉的话,尽管睡吧。”Tybalt安顿好Benvolio以后自己也躺进被窝里。

Benvolio似乎并不在意,只是转了个身背对着他,试图睡着。凯普莱特家扛把子瞥了一眼自己刚表白过的男孩,抑制住再亲吻他的冲动,试图睡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可Tybalt还是睡不着,他能想到的只有Benvolio。他从未对任何人动过心,而现在,他却爱上了一个蒙太古,而且还是个男的蒙太古。

他无法停止幻想手指抚过对方柔软的短发的触感,还有那双榛果棕色的眸子注视着自己蓝灰色的眼睛。那人不用花吹灰之力便能让他的心为之融化,既迷人又危险。他陷入沉思时,身边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Benvolio,你还没睡着吗?”Tybalt抬起头看到他点了点头,“你一点也没睡吗?”Benvolio又摇了摇头。

Tybalt皱起眉,挪得向对方,对着他的后脖颈。

“我可以试试吗?”猫王子问道,炙热的气息吹在对方的脖子上。

Benvolio随之颤抖了一下,又点点头。Tybalt用胳膊环抱住他,胸口隔着衣物贴着他的后背。

他停顿片刻,以确认对方没有反抗,然后轻轻咬住Benvolio颈处的皮肤,轻柔地吮吸。Benvolio喘息着摇晃了一下,但被Tybalt的胳膊抱住。Tybalt轻笑起来,舌头舔舐着他的颈侧,耳语道:“感觉怎么样?”

“感觉…很棒。”蒙太古男孩咬着下唇,扭过头试图与他对视,“你愿意,再多做点吗?”凯普莱特听了这话脸颊泛红,勾起一个微笑。

他挪到Benvolio身上,低头欣赏片刻然后脱去两人上身的衣物。他的双手滑过蒙太古的体侧,将他下身的布料拉下。

Benvolio的双颊更红了,紧紧盯着对方的手。

“Tybalt。无论什么时候,我说停下,你都会停下来吗?”

Tybalt俯下身看着他的双眼,“我会的。我不想再伤害你,或者给你压力。”Benvolio点点头让Tybalt继续,两人的衣物很快就被扔在一旁,而他们都同样面红耳赤。

Benvolio坐起身:“你想让我怎么做?”Tybalt得意一笑,手指滑到他的入口处。“放松就好,可能会有点疼。”他顶入一根手指,咬着下唇忍耐着。

Benvolio因为刺痛微微挣扎了一下,但很快放松。随着Tybalt为他准备,他甚至比之前更想要对方。

“你准备好了吗,我的甜心?”

“mhm”他点点头。

“我要听你说出来。”Tybalt摆好姿势。

“求你,Tybalt,求你了。”

Tybalt猛地挺入,Benvolio哭喊着呻吟出声。Tybalt抓着他的胯骨在他体内抽动,他的表情因为疼痛和快感扭曲,叫着Tybalt的名字。

“你真好看。”Tybalt笑着热切地吻他。许久,两人都在高【害怕】潮的边缘。

“Tybalt,我快忍不住了…”

“我知道。”

Benvolio闭上眼达到高【超害怕】潮,猫王子也紧随其后。

Tybalt退出来躺在他旁边,喘着气平复呼吸。

“Benvolio,我和不少女人都做过。我之前觉得这只不过是肉体的欢愉,但这次不一样。”

Benvolio扭过头担忧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我是说,我真的对你有感情…我爱你。”

Tybalt在Benvolio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Benvolio抱住他蹭了蹭:“你先是救了我一命,和我上了床,然后还向我表白….猫王子到底中了什么魔?”他咯咯笑起来,看着Tybalt的双眼。两人相拥在一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26)
©Nutcraker | Powered by LOFTER